健康

在你心底的宇宙主义残存

2019-11-09 12:4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你心底的宇宙主义残存

在你心底的宇宙主义残存

十九世纪末,俄国宇宙主义悄然兴起。在苏联解体的数年之前,莫斯科上空一直伫立着象征军备竞赛时期的三个符号:火箭、宇航员和红星。

Molly Nesbit笑谈道,假若尼古拉·费多罗夫还魂,想来应该会感觉匪夷所思。前世的他曾是一个无人问津的作家;一位俄国王子的私生子;一位不断被中亚大草原的荒芜景色吸引折返的男人;一名掌管着莫斯科最大的图书馆,鲁缅采夫博物馆图书馆的小职员;一名曾在几本小说里出现过的19世纪俄国人——他会发现自己从籍籍无名变成了历史巨擎。如今,正是这位费多罗夫,被奉为了宇宙主义之父。

在你心底的宇宙主义残存

作为“宇宙主义”的创始人,费多罗夫认为,宇宙中弥散着死人分解后的原子,人类应该借助于此将死者复活;出于地球生存空间不足的考虑,再让他们去其他星球生活。这类思想影响了此后的俄国科幻文化,例如传奇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在《飞向太空》(1972)中让死者从水星复活的桥段;索拉里斯海恍如一面镜子投射出人类亘古难解的关于自身的弱点与疑虑。在二十世纪初的俄国,天文台可从不仅是探访宇宙的望远工具。长期以来,俄国人对宇宙有着多元的态度,相信自己的国家注定要探索宇宙,而这也不单是以科学的角度动身。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做到了。

《飞向太空》海报(1972)

“人类这一种族将会灭绝,就像其他种族会呈现然后灭绝一样。星空的终究宿命是冰冷和空虚,垂死的群星的虚弱光辉穿透其中,而它们同样也将灭绝。一切都将消逝。人类所做的所谓自在认识也不过一样只是根本粒子的自在运动而已。”

—— Lovecraft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哲学的永久主题。在崇尚“天人合一”的学派研究者看来,自然是最重要的哲学概念之一,人与自然理应被视为一体;人与围绕着自己的一切,都应是相互完完整整的一部分。我们渴求进入更深层的自然怀抱,在自然面前,我们都是不理性的孩子。从费罗多夫源自宗教思想鼓励下的人类复活构想,到人人觉得终究可以克服地球上的时空限制,而实现生命的不朽。这不是一场虚无主义的全民狂欢,这是一段奋不顾身的人间浪漫。

1947年到1991年,美国与苏联闹得不愉快;他们同时把铁腕伸向了那遥远未知的宇宙,期间竟延续了20多年的太空比赛。在这“疯狂的2十年”里,两个超级大国如同两个赌气的孩子一样,在太空领域投入了惊人的人力物力。1958年美国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苏联干脆在1961年把加加林送上太空,这是人类第一次俯瞰自己的星球。

“当大气层在我身边消失以后,我看到了浑圆的地球,看到了幽蓝的大海和粥状的大地。在那一瞬间我泪流满面。”

——Gagarin

加加林在完成史无前例的宇宙飞行后,成为全世界的英雄。礼炮轰鸣,欢腾的人群在向他挥手尖叫,豪华的护送队伍,数不清的加冕仪式和国家勋章,姑娘们为他痴狂。

或许从加加林乘坐“东方1号”时第一次人类宇航服亮相,就已打动了当时诸位“宅男宅女”的心。人们自知没法登上未知的天空,但身着“偶像同款”过过瘾也好。这类似于你孩童时期用瓦楞纸亲自折叠的那份宇航梦一般;用彩色塑料瓶制作氧气头罩和各种眼花缭乱的仪表盘,嘴里发出天真的奇怪声响。

至今的服装设计,宇航服元素仍是逃脱不掉的太空情愫。从迫切逃离地心引力的遥不可及,到频繁的“要求发射”;我们对太空的向往,本源于儿时动画片,或彻夜对天空的思考,慢慢变成一种不可摆脱的感情符号化。

“ 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

Commencing countdown engines on

Check ignition and may God's love be with you. ”

如今的未来感,离不开“高科技”、“冷色光”和“太空元素”等“陈旧老套”的传统模块;或说,我们仍未遗忘自己心中那遥不可及的宇宙梦。当设计师选择用各种人造纤维和反光材质,制成一件件供诸位宇宙梦心灵幻想的战甲。紧身、规则膨胀和抽象的立体几何;闪亮的金属流线型或透明轻盈的材质。

你幻想着自己仰躺着在阿波罗11号的狭窄仓体空间,了然一梦,身旁浩瀚宇宙;去过去,在现在,来未来,伸手触及茫茫星空。或许,当我们真如电影中那样自由穿梭在星系空间时,等那份梦真如愿以偿时;我们就不会再需要像孩童一样,身披自己喜爱的“瓦楞纸”战袍,发出奇怪的声响。

-END-

选矿场是一个基于实体空间的跨领域半开放平台。简单说我们为有手艺的人对接有想法的人,为有产能的人提供新的产品灵魂。并为产出物提供可感的实体展览和体验空间。

viagra生产日期

提取枸橼酸西地那非

枸橼酸西地那非作用

伟哥官网 鸡年嘉年华专场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