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

骡马行骡马巷骡马络绎人吆喝

2019-11-09 19:0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骡马行骡马巷骡马络绎人吆喝

骡马巷,巷北和复兴街相连,巷南与民生路相接。巷子呈现镰刀状,好似在复兴街和民生路各“割”出一道出口。

骡马行骡马巷骡马络绎人吆喝

相传,在宋朝,此处为过往迎华驿的官员和商贾停放车马之地。明清时称“袭元帅巷”,后因巷内吴氏开设骡马行,为世人所知,便于民国初年,正式改名“骡马巷”。

——高邮老城小巷•骡马巷

01

骡马行骡马巷骡马络绎人吆喝

《骡马经》中有所谓“天盖地”、“七青八白九斑点”、“长拉短驾,内外搭鬓”之说。

所谓“天盖地”及看牙口之优劣,上牙包下牙则咀嚼无碍,口壮方能膘肥;骡马以四岁口为佳,若遇老畜,行诈之人以专用工具攒曲作口,欺蒙买主。

亦有一种青色之骡马,买者看毛不看齿,因青色骡马之毛色,六岁以下时,毛色青黑,名为“乌青”,最能劳力。六岁以上时,则每年变毛一次,即所谓“七青八白九斑点”是也。

“长拉短驾”则指,身长能拉,身短能驼。至于“内外搭鬓”,则又有里搭、外搭、分鬓之别,即所谓里搭能驼,外搭能拉,分鬓牲口驼拉最佳……

以上种种皆为骡马贩之经验,后世开设骡马行、以及从事兽医者可引以为鉴。

02

巷内,有一吴姓人家,祖籍苏州府,为讨活计,渡江北移,迁徙高邮,在此开设骡马行。

凭祖传一本《骡马经》,吴家世代,皆善于兽医之事。眼看、手摸、辨别尿粪气味,对照《骡马经》相关内容,可断牲口生死;再配以祖传自制兽药,得病牲口,可药到病除。

因手段了得,吴氏骡马行成了当地兽医站。既做“断子绝孙”之事,骟驴、劁猪、割牛丸……又有“延续后代”之任,保驴胎、下猪仔、促母牛多产……拔火罐子、刺扎针灸、灌汤换药,样样精通。

另外,吴家还善用一偏方——人尿泡黄豆。铡碎了的草料,加一勺人尿泡的黄豆,无病的牲口,吃了长膘。生病的牲口,吃了加强免疫,恢复快。

03

起初骡马行尚不具范围,讨讨生计而已。到了吴氏第六代,吴信春和其儿子手上,骡马行越开越大,名望也愈来愈大。当地人便“骡马行”、“骡马巷”地叫,因而,到了民国初年,这条巷子正式更名“骡马巷”。

吴氏骡马行传到第八代,又是一个昌盛高峰。

第八代传人吴兆萱,为人谦厚仁慈,深知贫民疾苦。如遇当地穷苦人家,送诊病牲口,向来分文不取。一手绝活——“飞刀骟烈马”,刀飞“蛋”下,更是了得,深受时人敬重。

吴兆萱年老后,其子吴寿鹏秉持父业,掌管骡马行生意。吴寿鹏深得其父真传,每年“单刀赴会”,参加山东郯城的“骡马会”交易。一来,交流经验技艺;二来,也寻得很多良驹、宝驴。

04

壮盛时期,骡马行有房屋三十几间。巷西是吴氏住宅,传统的青砖黛瓦样式,兼家居和接待客户两用。巷东则为一溜排十几间栈房和马厩。

吴家人做生意,公平公正,信誉佳。南来北往的人,乐意让吴家做中介,买卖调剂牲口。更兼生意做得大,日成交量多至两百头,少则也有十几头。

特别是每年阳春三月亦或秋冬草黄以后,上河塘(运河堤)骡马络绎,牛鸣驴叫,一并往吴氏骡马行会聚而来。先是马嘶驴叫,人吆喝,嘈杂之声塞满巷内,而后,巷东的栈房里便住满了赶牲口歇脚的南蛮北侉,吴家人也不怠慢,小酒小菜随即伺候着。

另外,吴家还有项“特殊服务”,栈房里给你备好尿桶,生怕你外出撒尿,抹黑摔跤。呵呵,其实不然,吴家备好尿桶,是用来收集人尿,以便泡黄豆之用。

05

人安顿好了,这骡马牛驴,如何安顿?无碍,牲口早有人牵引到马厩,马槽内放入足够的饮水和铡碎了的草料,如果客人有要求,草料里还会多加一勺人尿泡的黄豆。

有些时候,牲口过多,马厩安顿不下,靠栈房有片四五十亩的桑园,里面便成了牲口的临时作场。

平日安静的桑园,热闹了,这边拴着细毛牲口,那边拴着粗毛牲口,站着的马,卧着的牛。母驴叫春、公马叫喊、咀嚼声、粗重的呼吸声……连成一片。

pS:细毛牲口,骡、马、驴;粗毛牲口,牛、猪,羊。

马屎垒垒,牛粪斑斑,这懒驴还赖地打滚伸懒腰,算是糟蹋了此片绿色原生态……

06

1939年10月2日高邮沦陷,日军侵入高邮,骡马行的生意逐步萧条。历年举办的山东郯城“骡马会”也遭到停办。

1957年,吴氏骡马行正式并入兽医站。从此,骡马巷少了马嘶驴叫的侵扰,成了条宁静的小巷。

巷中的小狗,却不太乐意这般宁静,凶巴巴地叫唤道“汪,汪,汪……”。呵呵,小狗崽,你驴爷、马哥要是还在,还轮到你嚣张啊?

望大家多多留言,相互交流。

亦可加入“寻觅高邮老城小巷”微信群

欢迎各媒体联系本平台授权转发。

邮城记忆

我们在行动

请尊重原创

0_10_印度神油保质期多久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可以经常吃吗

威尔刚怎么用法用量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